首 页    今日会泽    地理会泽    历史会泽    文化会泽    旅游会泽    音画会泽    发展会泽    手机报    投 稿
 历史会泽 > 悠久历史> 会泽的缅甸会馆
会泽的缅甸会馆
作者:刘光信/文 陈耀邦/图  编辑:邱冬琼  发布日期:2014-09-15  新闻来源:  浏览次数:4194
会泽县城是中国会馆最多的县城,堪称“清代古建博物馆”。除了各省所建的八大会馆外,会泽古城还曾经有过一座外国会馆——缅甸会馆,会泽人称这座缅甸人建的会馆为“莽子庙”。庙现已不存,其建造、损毁的具体时间,建筑规模等均无史书详细记载。只能从现在的街名、地名、姓氏,甚至是歇后语当中发现其蛛丝马迹。
在会泽县城老公安局东边,有一条宽不足2米的小巷道,能从义仓街直通钟屏大街,当地群众称这条小巷为“莽子街”,缅甸会馆原址就在这条巷子的南段。在莽子街中段,尚存一段青石路面。86岁的吴大爷就住在“莽子街”,他说:“30年前我刚搬来时这条街有丈多宽,全部是青石路面,街很直,不像现在七拐八弯呢。”
会泽人称缅甸会馆为“莽子庙”,叫缅甸人居住的街道为“莽子街”。呼缅甸人为“莽子”,还要从乾隆时期的清缅战争说起。
清乾隆十七年(公元1752年),缅甸历史上最强盛的封建王朝东吁王朝“莽”氏被瓮籍牙王朝代替。瓮籍牙势力日渐强大,不断向外扩张,公然挑战中国主权。乾隆三十年(1765年)冬初至乾隆三十四年(1769年)底,中缅展开了四年多的战争,史称“征缅之役”,为清高宗乾隆皇帝标榜的“十全武功”之一。
云南师范大学传媒学院邹建达教授在其文章《乾隆年间“云南边外土司”建置研究》中说,这次战争的战场主要在九龙江外缅甸控制区内。战争期间,这一区域内的一些土司头人先后投附清朝,被清政府接纳,授予职衔,被称为“云南边外土司”。据《东华录》记载:乾隆三十二年(1767年)十一月,清廷接受了木邦头人线瓮团的投诚请求,并以其在前明时原系宣慰司职衔,赏给线瓮团二品顶戴,授为宣慰司。木邦等土司投诚后,“遵制剃发留辫,同内地人民,天朝出兵保护。”据记载,木邦土司线瓮团带领其属下人户,先后跟随清军将领明瑞和傅恒,帮助清军攻打缅兵,屡立战功。
乾隆三十四年(1769年)十一月,中缅战争结束,原先的交战地区复为缅甸所有,所置“云南边外土司”大部分随清军退回内地。《清实录》记载:副将军尚书阿桂等奏“木邦土司线瓮团、蛮暮土司瑞团等禀称,已与缅夷为仇,回本处恐被残害,恳求安置内地。拟于沿边附近之永昌、蒙化、大理一带,择地安插。谅其家口多寡。建屋给田。”朝廷批准了这个安置方案。
据《东川府志》记载:经略大学士傅恒奏请朝廷,将线瓮团眷属计男妇140人安插漾濞,随后改移大理府城。乾隆四十三年(1778年),云贵总督李侍尧奏“改安插东川府会泽地方,量给田亩、房屋、令其傍田居住,自耕而食。”后因“该土司等不谙内地耕作,请安插于东川府城内,较散处乡间易于防范。”根据《清实录》记载:乾隆癸卯年(1783年)“毋庸改徙者,有线瓮团等二百五十余名。”此时距缅甸人到会泽只有短短五年,就增加了110人。1785年,在会泽的缅甸“新生丁口编入里甲,就近经营觅食,与汉民相安无事。” 嘉庆元年,知府屠述濂以“该土司眷属罔知礼法,每滋事端”,禀请“发回木邦”,未获批准。同治五年(1866年),云南布政使司岑毓英征剿猪拱箐,率领军队过东川,缅甸人抓住机会请求岑毓英做主,成功拨还当年划给他们但已经被本地佃民吞食的土地。

上一页 1 2 下一页
 

 

 
悠久历史 | 文物古迹 | 名城名村 | 会泽斑铜 | 历史事件
悠久历史  
漫谈娜姑“崇正学社”
会泽古城的街名
追溯会泽“龙腾狮舞闹元宵”历史
东川土司的安氏媳妇们
清朝官员的工资
古代冬至大如年
会泽铜商文化的新认识新启示
从清朝打到民国的官司
解读清代官员的履历
那些名垂青史的东川知府
方志中的“祥异”
会泽清代的教育
细品白雾村
会泽的“四乡八里”
会泽的缅甸会馆

Copyright © 1998-2016 会泽宣传网 All Rights Reserved.
中共会泽县委宣传部 版权所有
滇ICP备17011566号

滇公网安备 53032602000006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