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 页    今日会泽    地理会泽    历史会泽    文化会泽    旅游会泽    音画会泽    发展会泽    手机报    投 稿
 历史会泽 > 悠久历史> 那些名垂青史的东川知府
那些名垂青史的东川知府
作者:陈耀邦  编辑:邱冬琼  发布日期:2015-03-18  新闻来源:  浏览次数:4525
东川府(今会泽、东川、巧家)从清康熙三十八年(1699年)献土设流,到辛亥革命的212年间,共经历76任知府。这些来自全国各地的进士、举人或贡生,在东川知府任上你来我往,如同走马灯一般。任期长的四五年,短的几个月,更换极为频繁,如光绪三年(1877年)一年就换了三个知府。
这些天南地北来的知府们,如过江之鲫,有的在会泽这块热土上脚踏实地,发挥他们的聪明才智,为古代会泽的发展做出了贡献。也有的来去匆匆,仅留下个名字,没有任何政绩记录。一般认为,东川知府中比较著名的有三位,他们是黄士杰、崔乃镛和义宁,他们一起被老百姓称为“东川三杰”。这些科举出身的封建士大夫,秉承“达则兼济天下、穷则独善其身”的文人操守,坚持着“为官一任,造福一方”的纯朴理想,在会泽建城市、修水利、筑道路、运京铜、重文化、办教育。他们最终都彪炳史册,流芳百世。
黄士杰,字希庵,福建长泰县人,雍正四年(1726年)由马龙知州调任东川知府。他到任后即上书请求设会泽县,治所在龙格(今巧家县白鹤滩镇巧家营村),雍正五年获准,会泽城南金钟山巅的文昌宫,就是黄士杰和府学教授赵淳主持兴建的。其实,让会泽人民记住黄士杰的,主要还是治理蔓海。《东川府志》记载:蔓海“在府治前,周三十余里,一望芦苇浸波。潴中产鱼虾、芹荇、菱角,土人亦资以为利。积年朽苇沉没,水中盘结如地,人行其上,动摇不定。”“五、六月集雨,则涨而为潮,泛滥洋溢,四畔田土俱苦水害。”雍正六年(1728年),黄士杰率人挖左、中、右三道河泄水,最终将蔓海水乡变成膏腴之地,成为东川十景之一的“蔓海秋成”。左河即现在的梅子河,中河还叫中河,右河现在叫边河。黄士杰“练达政事,惠爱闾阎”,他关心教育,开办义学,曾经捐钱买车乌村安氏私庄“年收市斗租谷五十石零”的田产“捐为学田,以资膏火。”
崔乃镛,字伯璈,陕西同官人,进士出身。曾任云南镇雄、寻甸知州,颇有政声,于雍正九年(1731年)正月初一到任东川知府。当时“庚戌之变”刚被平息,崔乃镛在上任途中目睹战乱后的惨景,到任后立即同参将王履中到环城十三村视察,只见“四境村庐,尽成墟野,颓墙败砾之间,惟见嗷嗷老稚呻吟于严霜冻月下”。他于是逐村逐户发放救济银两,以修复毁于战乱的房屋,购置耕畜、农具、籽种,恢复和发展生产。“一、二年间,使兵燹残败之地区,一旦成修养生息之地。”
随后,崔乃镛开始着手云贵总督鄂尔泰交办的大事——修筑东川府石城。石城于雍正九年(1731年)四月十二日动工修建,次年十月竣工,历时一年半时间。城周长214丈,南北141.6丈,城墙高厚各1.4丈,设炮台8座,垛口1213个,四门城楼各两层,高2.7丈,巍峨雄浑,极为壮观。这座矗立了224年的石城,于1956年开始被拆除,给会泽留下了无尽的遗憾。
崔乃镛与知县祖承佑一起续修文庙,建盖西林书院,招纳童生延师讲授,他还经常亲至塾馆授课。在他升任湖北粮道后,还三次来信,勉励诸生发奋上进。崔乃镛在东川任职期间,组织编纂成第一部《东川府志》。使东川自公元前135年置堂琅县以来二千多年的历史第一次有了文字记载。连同乾隆年间的知府方桂、光绪年间的知府余泽春、冯誉骢编写的《东川府续志》一起,成为研究会泽历史的百科全书。
义宁,满州正白旗人,进士出身,乾隆十八年(1753年)任东川知府,他对会泽的贡献是多方面的。在水利方面,他在前人修筑的基础上,完善和连通了所修“新河”,因为是义宁使该河“通”也,这条人工河因此得名“义通河”。义宁在义通河上建了七盘水碾、为者海兴修水库、从老厂修沟引密树卡水入娜姑灌田、引箐水入城饮用和供钱局铸钱;在教育方面,他捐资兴建“日新书院”;他还亲自踏勘,修筑京运驿道,缩短了铜运距离,节省了开支。
义宁在会泽的时间不到五年,但是他的贡献却让会泽百姓铭记了250多年,淳朴善良的会泽人满怀感恩之心,用一条河的名字来纪念这位满族太守。今天,随便一个会泽老奶奶,都可以在义通河边随口就告诉来旅游的人:“这河是义本府修的。”老百姓用口碑在义通河上为他筑起一座永远的丰碑。
还有不少东川知府在特定的历史环境条件下,想方设法为会泽老百姓造福而青史留名。如乾隆末年的知府萧文言,史载他“爱民若子,教士有方”。乾隆、嘉庆年间,正值东川府京铜外运的高峰时期,当时马帮从东川府城起,陆运京铜到昭通老鸦滩止,记运城12站共360公里,“山路崎岖,马运者最便,而苦无回运货物,难给刍豆之资。”萧文言上奏“有请川盐运行东昭”,让东川、昭通两地人民改食川盐,于是运铜之马回运川盐,不再放空。这是一个“上关国计,下利民生,一举而数善备焉”的好办法,以至于老百姓对萧文言是“人思其德,无不欲报以馨香。”
其他的知府如重视教育的任俊昉和靳登瀛;创施棺会并捐买义地与民间埋葬的屠述濂;“提倡风化和长于听狱讼”的徐金生;关心民生的李德生和汪之旭;“解官之日,士民泣送者千余人”的李衍绶等,均被收录于《东川府志·循吏》中。

上一页 1 下一页
 

 

 
悠久历史 | 文物古迹 | 名城名村 | 会泽斑铜 | 历史事件
悠久历史  
漫谈娜姑“崇正学社”
会泽古城的街名
追溯会泽“龙腾狮舞闹元宵”历史
东川土司的安氏媳妇们
清朝官员的工资
古代冬至大如年
会泽铜商文化的新认识新启示
从清朝打到民国的官司
解读清代官员的履历
那些名垂青史的东川知府
方志中的“祥异”
会泽清代的教育
细品白雾村
会泽的“四乡八里”
会泽的缅甸会馆

Copyright © 1998-2016 会泽宣传网 All Rights Reserved.
中共会泽县委宣传部 版权所有
滇ICP备17011566号

滇公网安备 53032602000006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