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 页    今日会泽    地理会泽    历史会泽    文化会泽    旅游会泽    音画会泽    发展会泽    手机报    投 稿
 历史会泽 > 历史事件> 会泽义仓街的故事
会泽义仓街的故事
作者:陈耀邦  编辑:邱冬琼  发布日期:2015-06-15  新闻来源:  浏览次数:4445
1953年深秋的一个下午,会泽石城东门外,一队马帮沿义通河堤逶迤而来。这是从乐业送粮进城来的马帮,经过两天的跋涉才进入会泽坝子。马帮顺着义通河拐上马肉街,自东门进了城,径直来到义仓交粮。马帮里有一个12岁的赶马少年,他就是我的父亲。
义仓是会泽古时候的粮仓,现在是一条街,叫做义仓街。粮仓早就没有了,只有一条宽窄不均的巷子。古代的东川府衙、当代的会泽县政府、公安局、检察院、消防队等单位都曾经在这条街上。街上有众多的古建筑和重点民居,铺着青石板的义仓街悠长而寂寥,仿佛就是戴望舒笔下的雨巷。
古代,人们战胜灾害的能力很差,粮食经常短缺,往往需要在丰年和歉年之间进行调剂余缺,储粮备荒,老百姓常说的“晴带雨伞、饱存饥粮”就是要以丰补歉的意思。官府为此建立专门的粮仓,储存粮食,用来稳定粮价、借贷或放粮救荒、济贫。戏剧中的清官经常“开仓放粮”,开的就是“义仓”。清康熙十八年,朝廷题准:“地方官劝谕官绅士民捐输米谷,乡村立社仓,市镇立义仓,照例议叙”。会泽的义仓就在府衙前面,建有府仓17间,县仓14间。有社仓7处,分别在者海、娜姑、待补等处。道光三十年(1850年),知府汪之旭带领东川官民捐资新建仓房四楹共12间,以地支编号,储粮“四千京石(约28万千克),以备旱涝”。仓门上有一副出自《孟子》和《论语》的对联:“是集义所生者,其为仁之本与”。清代,粮仓养猫捕鼠,每月给猫粮一升(5千克),采取“贷陈储新”的方式对储备粮进行轮换,防止霉变和虫蛀。
古代的仓储制度兴废无常,人为因素极大。“得其人则废者可兴,非其人则成者亦败也”(《重兴义仓序》刘锟)。咸丰初年,东川遭遇兵燹后粮食歉收,发生饥荒,全靠义仓的储备粮度过了荒年。到了咸丰六、七年,东川又发生叛乱,“当时郡县吏应变失策,以万姓托命之资,徒供军食虚糜。”官府动用义仓的储备粮去供养军队,最终被吃个精光。加上继任者没有及时补缺,导致“岁遇旱涝,饥殍在途,庚呼满野,死万余人,官民为之束手,悲呼!”光绪三年(1877年),知府李衍绶用赈灾的结余款项,和县令马晋三带领东川府官民捐银三千余两,买米数百石、买田百余亩(年收租一百二十石)存积充实义仓。光绪十八年(1892年),地方歉收,知府萧凤仪开仓平籴办赈,存仓谷米用完,后逐年积蓄补仓。
翻开《会泽县志·大事记》,可以看到“岁大荒,粮食骤涨数倍,饥民食草根树皮,死亡无数。”“大春无收,诚数十年未有之奇灾也。”的记载比比皆是。小小的义仓,确实起到了保护农业生产和救荒、济贫的作用。

上一页 1 2 下一页
 

 

 
悠久历史 | 文物古迹 | 名城名村 | 会泽斑铜 | 历史事件
悠久历史  
漫谈娜姑“崇正学社”
会泽古城的街名
追溯会泽“龙腾狮舞闹元宵”历史
东川土司的安氏媳妇们
清朝官员的工资
古代冬至大如年
会泽铜商文化的新认识新启示
从清朝打到民国的官司
解读清代官员的履历
那些名垂青史的东川知府
方志中的“祥异”
会泽清代的教育
细品白雾村
会泽的“四乡八里”
会泽的缅甸会馆

Copyright © 1998-2016 会泽宣传网 All Rights Reserved.
中共会泽县委宣传部 版权所有
滇ICP备17011566号

滇公网安备 53032602000006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