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 页    今日会泽    地理会泽    历史会泽    文化会泽    旅游会泽    音画会泽    发展会泽    手机报    投 稿
 历史会泽 > 悠久历史> 东川土司的安氏媳妇们
东川土司的安氏媳妇们
作者:陈耀邦  编辑:邱冬琼  发布日期:2016-01-19  新闻来源:  浏览次数:5731
明朝初年,傅友德、沐英进军云南,彝族土酋禄鲁祖归附,授东川土知府。与会泽相邻的宣威,从元朝开始,安举宗及后代一直是宣威(沾益)的土司,历经22代共473年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土司的婚姻属于阶级内婚,特别讲究门当户对,于是东川土司家里就有了很多从宣威安土司家嫁过来的媳妇。在东川,亲自当过土司的就有明嘉靖年间的安氏、万历年间的安摄赛和安严古。叫“安氏”的土司媳妇就更多了,甚至一段时间内,婆媳都是安氏,以至于只能用“老安氏”和“小安氏”来区分。
有人说,安氏是明代云贵川政局的搅局者;还有人说,宣威女人没有省油的灯。史实也证明,这些出身安土司家的女儿们,更不省油,她们无论嫁到哪个土司家,都不会默默终老。比如嫁在贵州普安的米鲁,就曾经掀起长达三年的叛乱,给明朝统治者带来了旷日持久的战争;嫁在东川的安氏们也一点不逊色。
东川土司禄万兆的妻子就是“老安氏”,她一共生了七个儿子。禄万兆死后,老安氏立下规矩:让儿子们依次承袭土府位。除长子禄永昌因弑父不成自杀、四子永德早夭外,能够承袭的还有永升、永邦、永高、永明、永厚等五人。其实老安氏这个决定已经埋下了让五兄弟相互残杀的祸根:按这个袭位顺序,排在后面的得熬到何年何月啊?对于最小的儿子永厚来说,如遇上两个长寿的哥哥,自己就想都别想了。实际上机会还真的在向他招手了,也许是古代医疗条件太差,仅过了11年,土司位就已经传到他之前的禄永明了。但禄永厚早就等得不耐烦了,《云南通志》记载:“季子永厚急不能待。”他趁土司禄永明带兵外出平叛之际,在土府水城作乱。禄永明回兵平息了叛乱,欲处置禄永厚。“父母最疼小儿子”,这一点土司母亲也不例外,经过老安氏一哭二闹三上吊的闹腾,禄永明没法,只杀了同谋者数十人了事。不久禄永明出天花,老安氏“杀犬为厌”,用这种迷信的方式来诅咒禄永明早死。禄永明还真的就病死了,留下妻子禄氏和两个儿子。按理说,根据老安氏定下的规矩,这回该禄永厚上来过过土司的瘾了。在此之前,永升死后,就曾“杀其子而立永邦。”然而不守规矩的人还真不少,禄永明死后,他的大儿子禄应龙就袭了土司位。
摩拳擦掌一步步熬到现在的禄永厚傻眼了。坚决维护自己所定规矩的老安氏再一次和禄永厚站到了一起,兴兵争夺土府印。土司印就成了土司的“传国玉玺”,没它就是“白板土司”。至此,东川历史上最桀骜嗜杀的女性小安氏登场了。小安氏,禄永厚的妻子,沾益(宣威)土司之女。在《东川府志》记载的众多的安氏中,她是着墨最多、记载最详细的一位,她的全部活动都在围绕“夺印”展开。
康熙二十五年(1686年),禄永厚发动夺印叛乱,孤儿寡母的永明妻禄氏携土府印和两个年少的儿子逃往鲁甸娘家。当年九月,禄应龙在四川官员的护送下带兵250名回到水城袭土司位。就在那时,禄永厚也死了,老安氏和小安氏的夺印行动却没有就此终止。十月初八,她们将二位朝廷命官诱骗至营中,持刀威胁道:“蛮族相争,官家幸勿自苦。”逼退官军后,她们带兵杀入水城,擒住禄应龙,用皮条捆了,扔入护城河“溺壕中杀之”,随后小安氏占领了整个东川。然而她们朝思暮想的土府印早已被趁乱送走,又回到鲁甸禄氏手中。小安氏派人携狗头金一块到成都四下活动,为其长子禄世英求袭。不料禄应凤成功袭位,并得到了者海营长者沙都的的军事支持。者沙都之妻,也是沾益安土官的女儿。曾经在迎接禄应凤从鲁甸回东川的过程中,者安氏和小安氏指挥各自军队,在火红大战一场,者沙都兵败,者安氏滚落箐沟逃走。
每读至此,我常常掩卷概叹:不知交战的两位安氏作何感想?在娘家她们或许是姐妹或姑侄,到了夫家,就能“各为其夫”刀兵相向,真是让人不胜唏嘘。
夺印,成了小安氏和她的三个儿子们的终身理想,不惜多次兴兵,杀戮不止。小安氏派刺客潜入水城将年幼的土知府禄应凤杀死,并“大肆杀掠,村寨一空”,大掠寻甸、嵩明、武定、马龙、沾益、会川,“回至花沟暴死”,具体死因不详。小安氏在记载中嗜杀成性,形象比较负面,但是抛开志书的时代局限性,以“春秋无义战”的眼光去审视和分析,她却是一个敢做敢当非常有性格的土司上层女性。她为夺印连杀两任土司,最终逼禄氏选择献土设流。拥有土府印的,后继无人;想要的,却得不到。历史,也许就是这样充满了黑色幽默的味道。
历史没有假设,但是我们不妨假设一番。如果小安氏夺得土府印,接下来又会怎样呢?他可是有三个“桀骜强暴”的儿子啊!莫非老安氏的七个儿子骨肉相残争战杀戮的悲歌还要继续上演?
雍正初年,土司终于走到了尽头,落后的土司制度即将被历史的车轮碾碎。云贵总督鄂尔泰奉命在云南吹响了改土归流的号角,他用流血的铁腕手段,强行把千年的土司扫进了历史的垃圾堆。顺应潮流的,解职后发放到外省,比如宣威土司安于蕃就被革职解送江南的江宁府;武力抗拒改流的,比如“米贴”,不仅土司势力被消灭,连地名都被改为“永善”。改流前20多年就主动献土的东川,避免了一场血腥的杀戮。因为以小安氏的几个儿子的性格,他们要是当了土司,绝不会乖乖就范,也不会轻易就交出来之不易的土府印,他们必定要起兵抗拒改流。如此一来,“东川”一名必将被改,今天的昆明市东川区,还真不知道会变成怎样一个充满着教化味道的名字?

上一页 1 下一页
 

 

 
悠久历史 | 文物古迹 | 名城名村 | 会泽斑铜 | 历史事件
悠久历史  
漫谈娜姑“崇正学社”
会泽古城的街名
追溯会泽“龙腾狮舞闹元宵”历史
东川土司的安氏媳妇们
清朝官员的工资
古代冬至大如年
会泽铜商文化的新认识新启示
从清朝打到民国的官司
解读清代官员的履历
那些名垂青史的东川知府
方志中的“祥异”
会泽清代的教育
细品白雾村
会泽的“四乡八里”
会泽的缅甸会馆

Copyright © 1998-2016 会泽宣传网 All Rights Reserved.
中共会泽县委宣传部 版权所有
滇ICP备17011566号

滇公网安备 53032602000006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