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 页    今日会泽    地理会泽    历史会泽    文化会泽    旅游会泽    音画会泽    发展会泽    手机报    投 稿
 文化会泽 > 民间艺术> 巧斗财主
巧斗财主
作者: 饶 雄  编辑: 方 舟  发布日期:2011-08-12  新闻来源:名城研究  浏览次数:3781
从前,有个姓高的大财主,狡猾透顶。有一次,他做了一套白坯家具,正瞧着出神。他家的总管白麻子急忙哈腰上前,给主人出主意:“出高价请人油漆,等漆好了,随便指个地方说不满意,就可分文不给,还怕他去告不成?”高财主听了,“嘿嘿”冷笑:“不但不给,我还要靠它生一笔钱出来呢!”于是,他对白总管如此这般地吩咐了一番。
高财主在镇上贴出了一张布告,愿出高价聘请手艺高超的漆匠漆家具。当天下午,就有一位姓张的漆匠前来应聘。
张漆匠来到高财主家,白总管亲自到门口把他迎进正堂,让坐奉茶后,就取出一张早已拟好的契约,清张漆匠在上面画押。张漆匠接过契约一看,只见上面写着:受聘者如三天之内配不出与雇主所给样板一致的颜色,不但分文不给,还要赔偿雇主的损失。张漆匠想:我张某干这行已经20多年,这有何难?于是眉头也没皱一下,就按上了自己的手印。
第二天一早,张漆匠就来到高财主的家干活。白总管把他领到一间放着一套白坯家具的房间里,随后取出一块漆过颜色的小样板,关照说:“按这上面颜色调,调好色后叫我,我拿去给主人看,主人满意,方可动手漆家具。”
张漆匠觉得颜色要称主人的心,这是普通的道理,就连声说,包你们主人满意。于是,张漆匠动手调漆了。他一次又一次地把调好的漆刷在小木板上,和样板反复比较,直到自己感到颜色深浅合适了,才给白总管。白总管拿到里面,一会儿传话说嫌浅。张漆匠又把颜色加深一些,白总管拿进去,一会儿传话说深了。就这样“浅了”、“深了”,折腾来折腾去,一晃三天时间到了。
按契约规定,张漆匠不仅赔偿了高财主的损失费,还落了一个本领没学到家的名声,气得他差点呕血。 
接着,又一连好几个去应聘的好手,都落了个和张漆匠一样的下场。从这以后,再也没有人敢登高财主家的门了。
一天早上,有个过路人在小吃店中听到人们议论这件事,他不服气,就径直找到了高财主家。白总管照老样子把他迎进正堂,让他签了契约,对他提了要求,一切手续办妥后,过路人便开始调漆了。
白总管左等右等,不见过路人把调好的漆样拿来,一直等到下午,他实在忍不住了,就悄悄来到放家具的屋子前,伏在窗台上朝里一望,吓得他差些摔下来。原来,这过路人连颜色还没让主人看,就自作主张地动手漆家具了,真是胆大包天。白总管急忙撞开门,闯进去,大声斥骂。
过路人既不慌张,也不回答,只管自己漆。白总管无计可施,气急败坏地喊道:“你……你等着……”
不一会儿,过路人被前呼后拥的差役抓进了县衙门,带到堂前。知县将惊堂木“啪”一拍,厉声喝斥道:“你这刁民,主人还没看过颜色,你怎么就私自动手漆家具了?”
过路人从容不迫地反问:“主人连看都没看过,怎么就知道不满意呢?”知县被问住了,急忙掉转头来问高财主。白总管抢先一步说:“回禀老爷.他未曾给过我家主人看。”知县又掉转头问过路人:“为啥不让看?”过路人仍不慌不忙地回答:“我完全有把握叫主人满意,还叫他看干什么?”白总管急得声嘶力竭地嚷道:“肯定不满意!”“没见到,怎么就知道不满意呢?”“肯定不满意,”知县见这样争来争去,也争不出什么名堂.就命令差役把家具和样板一齐取来,再作论处。
一会儿,一套家具抬进堂来,差役把样板交给了知县,知县又把样板传给高财主,要他指出哪点不满意。高财主手握样板,慢慢踱到家具前,装模作样地逐件看过去,他东瞧瞧,西望望,上看看,下瞅瞅,随后把手中的样板,左右晃动了一番,开口说:“颜色浅了些。请大人明察。”
知县问过路人:“你还有什么话说。”
过路人从容不迫地说:“大人。他是个瞎子。”知县把惊堂木“啪啪啪”接连拍了几下,大声训斥道:“你这刁民,他眼睛好好的,怎么会是瞎子呢?”过路人说:“我已将样板与家具用相同的漆油漆过了,他为何信口开河胡说?”大堂下的听众听了,方才恍然大悟,佩服这位过路人的机智聪明。
 
 
 
 
 
 

上一页 1 下一页
 

 

 
文化名人 | 文化典籍 | 民间艺术 | 舞文弄墨 | 堂琅书画
文化名人  
张关保:从拖拉机手到木雕艺术家
陈兆彩:白雾村的“活字典”
略谈施莉侠的诗
我的语文老师施莉侠
唐继尧世家
东川知府:崔乃镛
东川知府:义宁
护国元勋:唐继尧
千古忠烈:黄毓英
护国勇将:邓泰中
革命先烈:蒋开榜 刘文明
云南大学中文系教授:刘尧民
云南第一位女博士:施莉侠

Copyright © 1998-2016 会泽宣传网 All Rights Reserved.
中共会泽县委宣传部 版权所有
滇ICP备17011566号

滇公网安备 53032602000006号